ESPN全明星印象:八成粉絲觀眾來自中國

伐木累 2017/12/14 伐木累

除了我的公寓外,位於聖塔莫尼卡的LCS體育館是這個世界上我去過最多的地方

關鍵詞

  除了我的公寓外,位於聖塔莫尼卡的LCS體育館是這個世界上我去過最多的地方。在過去的兩年時間裏,我每週都要去那裏2~3次去報道NA LCS。我看過這裏被擠滿了滿懷希望想要進場的觀眾們,以及排着能繞到街區的長隊,為了見TSM選手的粉絲們。我還記得見證過場館裏拳頭工作人員比粉絲還要多,那是常規賽的第三週——一個星期五,接近午夜,比賽的兩方都沒有進入到季後賽。

  但是,這週四在LCS體育場的經歷確是我從未有過的。

  通常來説,LCS觀眾的年紀在少年至30歲之間,有很多穿着TSM和C9隊服的粉絲;有一個有趣的粉絲想要帶頭喊“提莫Sucks”,不過沒能成功。但這次全明星賽的觀眾卻非常如此。事實上,我可以肯定,80%的觀眾來自中國。當我從媒體區回到比賽場館,我遇到很多粉絲呼喊中國選手的名字、LPL標語,甚至是那些燈牌,都是在中國舉辦國際賽事和LPL賽場常見的。

  當中國隊第一次出現在舞台上時,一些大膽的粉絲們離開座位,溜到舞台邊上,去給Uzi和中國隊的其他人加油。很快,更多的粉絲意識到這是一個可以近距離接觸選手的機會,也加入到了他們的同胞之中,上前去拍(攝)選手們。到了那時,保安才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,一羣粉絲擠到了LPL那半邊的舞台前,有些粉絲甚至上到了舞台上,想要最近距離的拍攝他們最愛的選手。

  賽場外,歐洲的超級巨星Rekkles在停車場遇到了粉絲。一位妹子在見過了這位FNC ADC後激動地趴在她男友的肩膀上哭泣。對於粉絲們來説,這些時刻是非常少見的,特別是在過去五年時間了,拳頭已經把國內賽事系統打磨得非常成熟,這樣跨賽區的對抗只會每幾個月出現一次。

  週五的時候,我有機會做了一個Faker的採訪。當時我被告知有一個機會能夠一對一的採訪到這位遊戲王者。我坐在媒體室裏等他上樓梯。邊看着休息室裏唯一的一台電視,一邊等啊等,等啊等。最後,我被告知採訪依然作數,不過出現了一個狀況:Faker還在1v1的賽場,雖然這是一個偏娛樂的環節,他還是想要嚴肅對待,為他接下來與比爾森的比賽做更多的練習。

  比賽後(比爾森險勝了Faker),Faker走過了長長的樓梯來媒體室接受採訪。另一個全明星賽與NA LCS不同之處在於媒體團:常規賽期間大概一天只有4~5個,而在全明星賽期間,這個數字是原來的4倍。韓國、歐洲和中國的媒體讓記者採訪區變得從未有過的繁忙。

  在我採訪Faker的時候,我的目光常常轉向門口,因為那裏有其他媒體的同行通過門上的玻璃往裏張望,想要試着看看當Faker結束這場採訪之後是否有時間跟他們談一下。最後,我不得不用屏幕擋在那個窗口那裏,以確保不會有人打斷我的採訪。

  當採訪結束後,我們同時站起來,握了握手,之後我就離開了房間。在我離開後的一瞬間,那些等在門外的人蜂擁而入,希望能逮到Faker,在他離開採訪室前(或許也需要回去為與LPL的半決賽做準備)做個簡短的採訪。當我下樓離開賽場的時候,又碰到之前擠到舞台前拍照的那羣中國粉絲。他們等在前廳,排成排靠在牆邊,希望能夠有機會逮到某個離開賽場的全明星選手,拍張照、籤個名,或者——如果幸運的話——能碰到選手的手。

讀取中

讀取中

賽事日曆 10月28日 10月29日

熱門文章

  • 最新
  • 本週
  • 本月